【康斯坦丁】【各种cp】
康斯坦丁Matt Ryan真爱会——老康主题联文!

本联文由四位写手接龙完成,共计一轮,历时一周。全文共四节,涉及到关于老康的几位主要cp,祝各位看官吃的愉快!

1:John·Constantine*John·Constantine By铃

“朋友”这种东西对John来说,和他的魔法道具、烟草差不多处于同一地位。
想要得到什么就一定会付出同等的代价,世界的法则本应如此。翻弄因果、扰乱时间、操纵思维,这是魔法的魅力,诱惑着人们利用它从宇宙手中捞来免费的果实。使用魔法必定是会付出惨痛代价的,这是John一贯坚持的原则,比起这种难以掌控的力量,他宁愿使用计谋、推理、调查、交易以及骗术解决问题。他的朋友们——如果那些倒霉蛋乐意被称为“康斯坦丁的朋友”的话,好吧,最后也只不过是他为了应对危机而使用的人脉资源,仅此而已。
只有这种平静到令人浑身不自在的夜晚才会让终日忙碌的John Constantine有时间喘口气,靠在街边昏暗的小巷子里点上烟,反思自己糟糕到极点的人际关系。
——也许自己该找位朋友聊聊?Chas?不,如果自己去打扰他和他妻子的美好夜晚,这唯一的死党可能也会与他反目成仇。Zed?还是算了,这个想法简直糟糕透顶。不知道那位天使是否会现身跟他聊一会天,John甚至期待起那位恼人的观测者前来骚扰他。
答案当然是不会。
John Constantine,永远不是独自一人,有时却又如此孤独。
他把手上燃尽的烟蒂丢在地上,从烟盒里抽出另一支叼上,摸索着掏出心爱的火机凑在嘴边点燃。
“咔。”
John敏锐的分辨出一道不属于他自己的火机声。他抬起头,看见一个英俊却颓唐的黑发男子斜倚在对面的砖墙上,用与他几乎一模一样的手法娴熟的点起一支香烟,长长的黑风衣随意的搭在肩上。
对方在两秒后也发现了John,两人在昏黄的街灯下隔着袅袅烟气互相瞪视,直到他们的烟同时燃尽,John才缓缓取下嘴里被咬的不成样子的滤嘴,打破了两人间尴尬的沉默。
“请你喝一杯?”

John的酒力只是一般水准,等他和那位黑发的陌生人聊到兴头时,两人都已经微微有了醉意。
“这么说,你也是John Constantine,Excorist,Demonologist,and Master of the Dark Art?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两个我,真是神奇。”
“也许没有这么多后缀,但毫无疑问,我的名字就是John Constantine。”
黑发的John细细打量着对面的金发男人,他们俩在长相方面可以说完全不同,但他们都没有对二人同样的身份产生怀疑。他轻而易举的发现自己与另一位之间多的惊人的相似之处:点烟的姿势,走路的模样,把玩酒杯时的小动作。他就像在观察自己的镜像一般。
“也许你是平行世界的我?”
“当然有可能。我们生活在魔法的世界里,没理由怀疑平行世界的存在,对吧,John?”
“敬你,John。”
黑发的那位刻意强调了语句末尾的名字,John也不甘示弱的举起酒杯回敬。
他们接着谈论起了自己在各自世界的工作。他们的履历不尽相同,但是每一项都忠实的告诉二人,他们确实拥有同样的身份,穿行于地狱与人间,在恶鬼、魔法之间阚旋。John很久没有享受过这样与他人畅聊的时光,不用隐藏,没有秘密,只是坦诚的讲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自在的表达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你竟然见过加百列?”
“是的……不过她已经堕落了,被上帝所抛弃,她试图帮助玛门净化人间。”
“这可真糟糕,不过比起我的讨人厌的天使,我倒是更想见见你那位。”
John一口饮下杯中剩余的酒精,拍了拍他黑发同伴的肩膀,“出去走走把,见识见识我的世界,怎么样?”
另一位John笑着应允。两人并肩行走在城市的夜色之下,夜风微微带着凉意,吹起了他们的长风衣。这是一个普通城市普通的夜晚,John享受着他原本厌恶的平静,甚至由衷的期望这段时间可以过得再久一点,让他忘记折磨自己的那些痛苦、死亡、背叛、折磨,作为一个不那么孤独的人,和他的朋友一起普通的走在夜幕下畅谈。
“你认为是什么东西导致了我们的这次相见?”黑发的John突然问道,“我们本来永远也不会见面,在各自的世界里作为John Constantine活着。”
“也许是魔法的力量?”
“魔法的使用一定伴随着代价,你我都知道的。”
“我很好奇,打破世界线的代价会是什么。”
“其实我应该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可惜地狱攫住了我,夺走了属于我的死亡。”
“那么……”
John转过身想要看着他的同伴,却发现自己的身侧空无一人。猛然间他理解了这神奇的魔法需要付出的代价,这一瞬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比之前更甚的空虚感涌上心头。
孤独,无尽的孤独。

也许自己应该去给自己找点乐子,去骚扰一些老朋友或者别的什么。这么想着,John裹起风衣快步向前走去,把这次奇妙的相遇深深埋藏心底。

2: Jonny Boy and First By Task X

走出酒吧后,John在想还能找谁聊聊,找地狱那位老大?初堕者?他只是笑笑,点了根烟,“谁他妈会特地下地狱叙旧的?蠢货。”
John想起之前初堕者被他坑的往事,圣水鸡尾酒,那次交易,很难忘记的换肺,还有那次泥人。
“这家伙太好耍了”John吐了个烟圈,这样说道,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位初堕者,作为地狱的首位,总是散发着一种令人恶心的感觉,面对这样的生物,John总是会下意识竖起中指。
或许只是John没留意,还是他压根就不想留意,四周已经被一种黑暗、令人窒息、恶心的气息笼罩着,John发现时,却翻了个白眼,“该死的,他自己上门拜访了。”那个如同森林里跑出来的野人一般的家伙就站在他面前,这种品味低下的玩意,怎么看都是让人呕吐的。
还没等John开口,初堕者便抢着发言了,“Johny boy,如果可以,我本是不会找你的,毕竟你不是最好的人选。”John听着,便说:“你他娘给我说重点!别来这套长篇大论,杂种。”说完便吐了口唾液在地上。
“因为一只恶魔逃走了,暂时还不清楚是哪种类型的,要你帮忙捉回来。”初堕者这样说道,John便笑了:“如果要帮收拾这该死的烂摊子嘛,干完这票你他娘在一年内别找我要灵魂独占权”说完这些,他便走了。
最近或许恶魔真的控制了世界,英国脱欧、英镑汇率下跌,又一个像撒切尔的保守党做了首相,在那唐宁街10号指点江山,很讽刺不是吗?在这群贪婪的恶魔面前,又会怎样呢?
John想到这里,随手把刚吸完的烟扔了,现在事物越来越奇怪了,也越来越让他困惑了,不过John不知道的是离自己不远的街区,便发生了命案。
镜头转到另一边,Tim,一个20岁的男孩,正努力地在为大学学业奋斗着,今晚他打算去街上溜达下放松一下心情,只不过他不知情的是今晚便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晚。
夜里无人,这是非常罕见的,Tim走在街上很不自在地抖了下,说服自己走完这段就回去,可这时一个声音传到他耳朵里,“小哥,你在干什么呢?”回过头看,却发现一位身材惹火的女郎,他还没开口,女郎便说:“陪陪姐姐嘛,小哥”随后便拉进了小巷里,Tim心里清楚他自己还是很愿意跟她走的,毕竟这么好看的姐姐。
在小巷里,女郎让他靠着墙上、“这是干嘛?”他疑惑地问道,女郎看着他的眼睛,“给你点好玩的,小哥”,她便这样回答,随即便脱下他的裤子,进行苟且之事。
八个小时后,Tim并没有在小巷里出来,只是又多了一具干尸,和一个钱包。
晨跑的小伙发现了他便报了警,这个毫无存在意义的路人甲便终于有了些许存在感,警官盘问路人,并联系学校和家人,当成一个严谨的命案来对待,只是他们并没有留意到在尸体不远处,有个倒十字符号。
回到John这边,他还在瞎折腾着他的器具,好来用个很好的定位咒来帮他找到这个这该死的恶魔, 很多人都以为魔法是挥动魔杖的玩意,而这些实际操作却需要物介、也有些刚入门的以为靠物理攻击可以搞死恶魔,John每次听到都很想笑,恶魔若真的可以物理攻击,他就不用搞那么多幺蛾子了,不过他到现在都搞不好,这时他心里突然浮现了个想法,或许我该找外援了。

3:吸血蝙蝠 By探长

摆弄不明那些零碎的器件,Constantine干脆把它们一股脑塞回了那个形状可疑的手提包内。回想起仅仅一天就遇见的这些“奇遇”,John摸索着衣兜掏出他最爱的小宝贝用火机点上。作为一个魔法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奇遇之类的每天要遇见多了。但也不过只限于一点艳遇一点财运和一点出租车司机的怒火。同时遇见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地狱老大、一桩硬塞过来的谋杀案?哦,这可太少见了。
John深吸入一口香烟烟草燃烧放出的化学颗粒,再将烟雾呼出肺部。现在他叼着烟,两手插兜,摆出最适合自己的放松状态。在思考事情时最好有香烟的陪伴,但这还不够,他需要一个帮手。
“恩…”他小小地皱眉,将他认识的人在脑海中列个单子,很遗憾的是排在名单前几位的人都在之前的某些事情中出了事,去地狱参加永恒的聚会了。而名单的之后几位,他实在想不出什么把柄或理由可以“说服”他们来还自己人情。
“John Constantine。”听到这熟悉的声音,John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差点没把烟嘴咬掉。“你…啊,又是你们。我以为你们还在地狱开聚会。”John一口气吸完剩下的烟,丢掉烟头也没费心去把他踩灭。他歪着头看着面前的一队灵魂——Gary,Anne,Ray,Ritchie…哈,都是老朋友了。
“我们在期望着有一天你也能加入我们的聚会…”幽灵们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无形的笑声充斥其中,难以辨别,“…但是我们需要你去完成那件事。”
“初堕者给我留了口信?”John被逗乐了,挑起眉毛看着交叠在一起的幽灵,“你们是要排队一个个告诉我,或者咒骂我,还是…?”
幽灵们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幽默感,只有Gary还不停地往John身边蹭,悄悄对他耳语:“我们是来给你建议,你不要扯到初堕者…”随后他听到了巨大翅膀的扇风声。
John被幽灵周围产生的的雾气迷住眼睛,向旁边躲闪着。朦胧中,好像在很远的地方,他听到幽灵们说:“去哥谭,找到他…”Constantine努力睁开眼,盯着空无一物的小巷。
“哥谭哈?”John抽出了另一支烟点上。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John说不出自己是在嘲笑对方还是在嘲讽自己居然需要“侦探”的帮助。于是他走出小巷,瞄见照在自己黄风衣上愈来愈强烈的车前灯,伸出拇指叫到:“Taxi!去机场!”

“啧。”下飞机后的John赶紧掏出丝卡。环顾四周一个接应的人都没有。现在他开始想念自己的老伙计Chas了。他总是随叫随到,无论是半夜还是清晨。他欠他的,他总是这么说。John吞吐着烟雾,无视旁边老年人们担忧自己的肺部健康投出抗议的目光,拎着自己装着稀奇工具样貌奇怪的手提包——一点小技巧还是可以欺骗X验光机前的工作人员的。
现在…去哪找他呢。John漫步到最近的一家旅店,正好吐出最后一口烟。他把外套随意丢弃,整个人拍到了床上。看着窗外炫目的阳光,何必如此纠结去哪找人?于是他决定睡一觉。
夜晚来临得比想象的快,John张开眼感受到眩晕。他摇晃着起身扯过自己的外套穿上,决定把工具包留在这里。他要对付的是一只大蝙蝠,又不是吸血鬼。况且他跟吸血鬼打过交道,不巧的是那人可不怎么喜欢他。
哥谭的夜晚比星城多雾。他去过一次星城,帮一个射箭的富豪解决点麻烦事,顺便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都是过去式了。现在他需要找一个大蝙蝠。
正当他想点烟时,突然被背后的什么东西顶住向前踉跄了一下,烟从嘴里掉到了地上。他大大地翻了个白眼,自觉举起双手——早都听说大半夜不该出门,尤其是哥谭的夜晚。他不认为现在大喊大叫是个明智的选择。那个侦探还不知在忙什么呢。于是他配合地顺着顶在他背后的东西的力道向固定的方向走着。
一辆黑车滋溜一声刹在他的面前,身后的人压低声音说了句:“进去。”于是Constantine径直钻了进去。他总有解决办法。上车后不出所料地被捆住双手蒙住头,紧接着有一双手在他身上摸索着,好像是在寻找钱包之类的东西。“啊啊,我不怎么在身上带钱。当然也没有信用卡。“Constantine用无奈的语气说道。车内的人只愣了一下,惊异于他的处事不惊。但随后便嗤笑起来:”哦,我们也知道怎么对付没有钱的穷鬼。既然他已经上了车,那就不好再完整地下车了。“前座的人听了这话也笑了起来,活像个被奶酪噎住的老鼠。
Constantine歪了歪头,好像不懂他们在笑什么一样。“听着,我来哥谭是为了办事。你们城市的义警懂吗?你们也许被他抓进局子很多次了,所以,介意带我去见他吗?”车内的人笑得更凶了,前面的人甚至笑得压到了喇叭,立马被后面的人狠捶了一下。“小声点!”后面的人警告。“你以为我们会蠢到自投罗网?”
“啊我不认为你们会蠢到自投罗网。”Constantine继续歪着头,翘起了嘴角,“我认为你们会为我自投罗网。”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Constantine一把扯开头套,抽出一把手枪抵住对方的额头:“Surprise。”
对方被惊得半天支吾说不出话:“你…这…这是我的手枪!”
“啊,很强的观察力。”Constantine故意挪动手枪,点点头表示赞赏。“多亏了前座的伙计,如果不是他按响了喇叭,你可能就会听见我低吟的咒语了。小技巧而已。”
对方像是遇见了疯子,只盯着Constantine,不知道该发出什么声音。
前面的人通过后视镜看见了后面发生的情况,伸手摸向副驾驶的长刀。紧接着发出一阵惨叫。“蛇!我被蛇咬了!”本该放在副驾驶的砍刀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条一米多长的眼镜蛇,吐着猩红的信子,炫耀着自己刚刚放过毒的毒牙。
Constantine探头过去看了看惨叫如杀猪一样的司机,他正抱着自己受伤的手指在驾驶座上上蹿下跳。“你知道吗,很巧的,我正好有解药。如果你能按时把我送到,我就给你。时间控制看你自己。恩,我觉得现在开工比较好呢?”Constantine掩饰不住自己嘴角的笑容,在哥谭昏暗的路灯下显得格外阴森。
司机耷拉着受伤的手,胡乱地点头。后排的人被长时间用手枪指着额头,吓得汗如雨下。他结巴着,丝毫没有刚才抢劫时的底气:“可是…我们不知道怎么找到…”
“何必用找的?”Constantine唾弃着对方的愚蠢。“往那个方向开。”Constantine指着不远处的天空,一束强光灯在厚实的云层上刻下蝙蝠标志。

夜风呼啸着钻过楼顶有限的空间。斗篷涌动的声音细不可闻。
“Jim Gordon。”蝙蝠侠压着嗓音说出熟悉的名字。嗅到了风中浓重的烟草燃烧的味道。
“So,你就是那个侦探了。”Constantine从强光灯身后走出来,叼着新点上的一根烟。“帮你分担了点工作,Jimmy在处理下面车里两个瑟瑟发抖的抢劫犯呢。我来楼顶接替他。”
蝙蝠侠显然不信他那一套,但也不打算跟他多说话。他紧皱着眉头:“John Constantine。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你每天都要说多少遍同一句话?光是大都会来的那个就够你烦的了吧?”Constantine甚至能听到对方的磨牙声。看起来他是真的不太高兴见到他。
“你到达的地方都会有危险。你给我的城市带来威胁。”
“无可否认。”Constantine站在上风,烟味全部飘到下风处,让不喜欢烟味的蝙蝠侠眉头越聚越紧。“但我来是寻求帮助的。我们可以合作。”
“你需要合作?”蝙蝠侠甚至挑起了眉毛。
哈,就知道他会感兴趣。“我知道你不相信魔法。但是你要知道我是Constantine,没有我追寻不到的恶魔。但是就在昨天,有人被吸干了血,丢弃在小巷子里独自忍受下水道的气息,而我所有的小伎俩和咒语都不管用——啊我知道这不关你的管辖范围,但是我可以给你感兴趣的好处。”Constantine吸完了那根烟,打算再拿一根点上,但是看见蝙蝠侠突然蹙紧的眉毛,他还是叹了口气把丝卡塞回了兜里。“今后正义联盟有任何超自然的麻烦发生,尽管通知我,我会尽我所能。”
“听起来不错。但是我们已经有扎塔娜了。”蝙蝠侠站到了靠近房顶边缘的地方,好像随时准备离开。
Constantine感受到气氛局促,他用了一秒钟组织言语,继续说道:“如果你容许那种怪物横行霸道,说不定下一个受害的就是你们的城市。我不认为扎塔娜可以撇下他父亲那边的事情天天帮你驱魔。”
“那么,你认为我可以帮助你什么呢。”蝙蝠侠转身,白色的护目镜散发荧光。“像我所知道的,我的装备对魔法生物并不管用。”
“我需要你的资料,我需要借助科技力量,我需要情报——这是一个侦探最拿手的。”Constantine变得兴奋,也变得胃口大张,要汲取对方所有的好处,善加利用。
“利用完后再将我一脚踢开?”蝙蝠侠的声音带了一丝玩味。
“我从不将人留在身后。”我用他们做肉盾。Constantine在心里加上一句。
蝙蝠侠这次真的扯起嘴角笑了。“我可以做你的幕后。给你应得的帮助。为了哥谭的未来。那么你…”
蝙蝠侠回头看向身后。空无一人。
“哦,这倒新鲜了。”蝙蝠侠嘟囔道。嗅着空气中留下的一缕烟味。

4:祸水临门 By觉悟

谁说酒吧不能开分店呢,回老家的感觉就是好。
Edward在泰晤士河边散着步,时不时停下来喝口朗姆酒,也考虑了接下来在威尔士开分店的事。
“嘿老伙计,有没有烟借我一根抽?”冷不丁一只手伸到Edward面前,无耻地跟他要烟。
“烟没有,朗姆一口要不要?”Edward爽朗地笑出声,啪地拍在那只手上轰开他。
不过那个家伙本来就不好打发,手被推开之后顺水推舟地捞过酒瓶就来了两口,嘴里骂着不知道什么话却又直呼过瘾。
“一个酗酒一个抽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酒瓶里的酒液升起烫人的火焰,从他手里脱落,Edward眼疾手快立刻又将酒收回自己手中,扫了一眼随风摇摆的风衣与那张跟自己差别不大的脸庞,要知道外行的人偶尔还会把他们认错。
“你想骂自己可以,别牵连上我这样的三好男人。”
Constantine的手掌朝外摆了摆,忽然摸出一根烟叼嘴里,细细打量完Edward的表情这才让火焰靠近点燃它:“我看得出来过了二十年你确实很努力在摆脱曾经。”
原驱魔师嫌弃地挪开半步,接着喝他的好酒。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吧。”
“我们合作干票大的,清扫清扫这儿,顺便去开个什么瞎扯淡的世界英雄会议。”
“我拒绝,单干都不会比跟着你憋屈,更何况我已经退休了。”
“一箱朗姆。”
“别说你拿不出来,拿得出来我也不去。”
“……起码去看一眼,失控的黑暗妖精①太多了,严重干扰居民日常,我又刚好知道Miko死后它们都归你管……如果让那群鸟人,哦,又比如你儿子②知道的话……”
“如果你保证我的损失会比一箱朗姆少。”
“那我意思意思保证一下吧。”

Edward可能是以前在海上横行霸道惯了,新敞篷跑车在乡间的公路上飚车飙得意外地带劲,Constantine咬着他的烟,在大风夹杂细雨的天气里呲牙咧嘴地跟金发男人用吼的抱怨起来。
“你就不能遵守交通规则——吗!”
“客气什么!我虽然不会开车,可开船怎么说也有二十年了,你不会才知道吧。”
“我当然不知道,连驾照都没有,你他妈逗我开心?”
“那我就加一句,逗你开心好他妈爽啊,哈哈哈哈哈……”
“日——”
“骗你的,我可是十五年驾龄老司机。”
……一路无言。
“呕——”下车的时候猛地一阵腿软,Constantine出来后坚强地背靠车门,又点起一根烟用以镇定自己快被Edward的车技撕裂的心脏,深吸气观赏乡村里乌云盖日妖魔横行的风景来。
不过Eward也没辜负他的期待,一到目的地就召唤出他一幽灵船的海盗,跟失控发狂的大批兜帽小妖精打起来。
“报告船长,为了保护那个Constantine,大副的脖子又折了!”打了一会儿,边上来个小水手,摇晃着脑袋跟Eward报告战况。
老船长立刻鄙夷地看向画魔法阵画得不亦乐乎的某位人渣,以及大副掉在魔法阵里骨碌骨碌打滚的头骨。
他从未有过这么一次,冲动得想用Jackdaw送Constantine上天和天使肩并肩。
“Constantine————”

“我看这事儿就算完了吧,朋友,我先走一步。”眼看嘴里的烟缓缓燃向滤嘴,Constantine深沉地冲Edward挤眉弄眼一番,他知道Edward多少还准备跟他谈人生,不过他得接着忙那些不可名状的工作,准备见机行事起身离开。
“差不多,不过还有最后一点要收尾。”Edward拿起一瓶新酒开了瓶塞灌了一口,朝Constantine露出他整齐洁白的牙,随后照着脸一拳打晕对方,干脆利索地将他扛在肩头,大步往外走。
“Kenway导师!你去哪儿啊,酒吧还要做生意啊!”大门口兴高采烈收小弟的Frye天使双子中的弟弟抽出身来问他,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又被一大束玫瑰吸引走。
金发的男人晃晃他那瓶好酒,大声回应:“我大概还有重要会议,顺便非义务帮人做戒烟志愿者,让他待这儿乌烟瘴气的你们不烦我还烦,今天给你们带薪休假,员工招完了,就各回各家各找各爸去。”
“好嘞——”

备注:
Edward Kenway现代驱魔师&前海上死灵法师设定。
黑暗妖精①:指的是地狱来的妖精——Assassin,刺客信条梗。
Edward之子②:Haytham Kenway,他死后成了智天使。


【暂无结局·To Be Continue】

联文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有意加入真爱会的请直接敲(群号)322384721!!康斯坦丁Matt Ryan真爱会亟待热爱老康和马甜甜的你加入!!

评论
热度 ( 38 )

© 谁说柯北君是可悲君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