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我不能在一个地方待太久,比如放假在家
可能我的属性就得是单独一人
我总觉得我爸妈在恶意揣测我,比如说我要干一些我确保能很安全完成的事情,他们知道了之后会用他们自己的想法把事情的性质彻底改变
比如我晚上要去看演出 基本上快十点或者十一点回来 回到家问我:反正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每回都这么晚回来!
再说我爸爸没地方撒气就跟我横 我已经想好了下回再有家暴倾向我直接报警处理
最后一点我出去玩一没偷二没抢没有干坏事,求求二位省点心!

因为我知道我很快就没有这种很悠闲的生活了
所以两个月的时间内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想玩的充分点
还好这个暑假我想做的事情我都做完了
看演出 见朋友 看脱口秀
生活是早起晨跑听鸟叫上午喝柠檬气泡水中午做好吃的下午看书看剧晚上下楼遛弯吃冰棍吹空调

还有就是
夏天要结束了

(突然总结)
这个夏天特别感谢总理和狗老师
希望下回还可以在一块儿玩

讲完了

评论

© 谁说柯北君是可悲君_ | Powered by LOFTER